仿清粉彩花瓶开价不过300元 藏家转手能有数倍收益

这有福器

相比洪琴,彭兴亮的从艺经历要长得多,这位安义人来景德镇已经三十多年了,从事陶艺也有三十年时间。这位隐没在樊家井的画师起初并没太在意职称,到现在仍只有一个市高工头衔。

如果是仿家传仿古,就要在仿品的口沿进行打磨,家传的古瓷一半因磕碰或擦洗,口沿会花一些。

王金水摊点不远处有一排小店面,徐祥华的店面就在其中,7月8日,徐祥华大大方方地在外人面前将烧好的仿古瓷做旧。

洪琴画的花面大多来自于陶瓷美术书籍当中,她画的缠枝莲图案就源于《中国明清瓷器目录》,这样的传统花面很受游客喜爱,她的客户当中有不少来自港澳的游客。

王金水得意地说,前不久有个老外在他这定了不少瓷器,用来做餐具。王海金的一个影青瓷碗只卖30元,因为是自己生产可接收订单,客户来样他就能做。

发布时间:19-11-0411:45

7月6日上午,洪琴的仿清代青花缠枝莲花瓶,这个300件的花瓶已经画了一小半,要画完还得三四天。在洪琴店里的展柜上,摆着这件瓷器的成品,像这样的一个仿古花瓶,洪琴开价只有800元。这样的价格已经很实惠了,除了一周左右的画工,从泥到烧成还需9道工序。

因为樊家井仿古村市场的兴盛,在村里租用店面并不便宜,所以抚州人王海金选择在路边摆个摊子,这样成本要小很多。

其他做旧的方法还有很多,比如用草酸浸泡,酸的浓度可根据客户需要,浸泡时间长短也有讲究。

彭兴亮除了画仿古瓷外,还自己创作,彭兴亮对画仿古并不热衷,他说画仿古只是他的谋生手段。

拜访完彭兴亮,不必择路,不论是主街还是岔道,走在樊家井仿古村的路上,都能收获陶瓷草根业态带来的良多感触。除了感受樊家井仿古村的草根文化,也可进店淘宝,所花绝对不须很多,一个200件图案复杂的仿清代粉彩花瓶,店主开价不过300元。

彭兴亮1994年就来到樊家井画瓷器,当时樊家井就已经有了不少陶瓷作坊,但没形成销售市场,那时的仿古市场还在里村一带。1996年开始,樊家井的市场开始渐成规模,直到现在,仿古大军基本驻扎在樊家井仿古村,同时期兴起的筲箕坞后也被樊家井压制,筲箕坞的仿古作坊大多也都迁到了樊家井。

从洪琴店里出来,沿着仿古村的并不宽敞的主街走,狭窄的巷道旁一家挨着一家地开着仿古陶瓷店,间或也能见到几个经营仿古木质家具的店铺。主街上人流熙来攘往,有背包淘宝的客商,有拿着相机的网络商店的店主和游人,大板车车夫三五成群停在路边闲聊等候生意,挑坯的工人一路晃悠着扁担穿行。

谋生手段即重复的工作,彭兴亮能熟练地在瓷盘或花瓶上画着仿清雍正年代的粉红寿桃,在彭兴亮的店里除了几件自己创作的作品,大多都是寿桃花面的瓷盘和花瓶。寿桃是传统吉祥的象征之一,粉红的寿桃加以绿色桃叶点缀,很受市场欢迎。

和景德镇广场南路高墙上的“WAR★MART”标志比起来,“樊家井仿古村”这六个字显得有些不上档次,不留心一眼就晃过去了。

写着“樊家井仿古村”的字幅在广场南路和通站路各有一个,说不清哪一个是进口哪一个是出口。分不清也无所谓,反正从条幅下走进去就像进了迷宫,真迷了路也不必惊慌,大可从容看完一家家仿古店,不小心拐进了偏僻的巷道,说不定就能有意外收获:一个有意思的陶瓷小作坊甚至占卜算卦的先生。

洪琴的陶瓷店就在通站路进村不远处,洪琴一般都店里,坐店是件很无聊的事情,所以她平时就在店里弓着背画瓷器,可以打发时间又能创收,一举两得。

一路走马观花,行至巷道深处,忘路之远近,一瞥路旁店铺深处亮着台灯,一位画师正伏案作画,问过得知作画者名叫彭兴亮,他正画着粉红的寿桃。

广场南路“樊家井仿古村”横幅处不远就能看见王海金的摊子,这是个摆满青瓷的仿古摊点。对拿着数码相机对着他的青瓷拍个不停的客商,王金水很热心,他很乐意向来人介绍这些仿古青瓷的工艺和青瓷的历史。

洪琴说她学画已经有十几年了,中间曾有间断,但坐店闲得发慌,所以又拿起了画笔,其实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己爱画瓷器。

徐祥华挖来红土,稀释成泥浆盛在盆里,然后将烧好的仿古花瓶浇一遍泥浆,再将红泥浆擦净,一道工序也就完成了。徐祥华说,这是仿出土陶瓷中的工序。

免责声明:文章《仿清粉彩花瓶开价不过300元 藏家转手能有数倍收益》来至网络,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,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,若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